中国传统哲学•现代项目管理•新领域
浏览次数: 3053 更新时间: 2015年03月13日

最新一期的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PMA)通讯在头版全面报道了由IPMA主办我院承办的第二届研究大会,本次大会的主题是“项目管理研究与实践接轨的问题”,来自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和中国等地的十几位学者采用Elevator Pitch & World Café session的方法发表演讲、阐述观点,南开大学商学院学者戚安邦、杨坤在大会上发言,诠释中国传统管理哲学思想与中国现代项目管理,介绍项目管理研究和实践的新领域。

 


戚安邦:中国传统管理哲学思想与中国现代项目管理

美国项目管理协会(PMI)的项目管理知识体系(PMBOK)、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PMA)的项目管理能力基线(ICB)和英国商务部的受控环境下项目管理方法(PRINCE)是欧美项目管理知识、能力和方法的主导或核心,这些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各自的影响和应用。但是中国现代项目管理受中国传统管理哲学思想的影响,与欧美的现代项目管理思想和方法有诸多不同。因为自上古时代的太极、阴阳、八卦到后来的《易经》,再到后来的道家、儒家、兵家和其他诸子百家的影响,使得中国的现代项目管理有了自己的独特性。

南开大学商学院项目管理研究中心多年的研究结果表明,中外现代项目管理思想和方法的主要不同表现在三方面。

1. 中国人更注重项目的变更管理。

这是因为受《易经》中变化及其管理思想影响的结果,所以中国人的项目管理在解决“计划赶不上变化”的问题方面要比欧美要做的好,这包括我国政府所做的各种应急项目以及我国人大立法给出的《应急法》等都具有国际先进水平。

2. 中国人更注重项目风险管理。

这是因为受中国道家思想中关于世界万物发展变化规律和不确定性与风险管理思想影响的结果,所以中国人会按照“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思想去做好各种项目评估工作,尤其是按照“多算胜,少算不胜”的思想去做好项目跟踪评估的工作结果。

3. 中国人特别注重项目集成管理。

这是受中国儒家思想中关于和谐统一的规律和集大成等思想的影响结果,所以中国人要求按照“天时地利人和”的全面集成思想去做好项目目标要素、项目风险要素和项目所需资源要素的全面集成工作。#

杨坤:企业项目化管理-项目管理研究和实践的新领域

中国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迈向服务经济和建设创新型国家,服务、创新将成为创造社会财富的主要手段。定制、创新和临时性的解决方案有望比一般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创造更多的附加值,因此项目管理在当代社会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社会、组织、个人都将面临从职能导向型向项目导向型的转型问题。在实践界,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雷诺、IBM、GE等一些世界知名企业就开启了企业项目化进程。在我国,唐山轨道客车(动车组制造企业)、天士力(制药企业)、大唐电信、开滦煤矿等也都在积极尝试企业项目化转型。2006年天士力凭借“全面项目化管理组织变革项目”获得IPMA国际项目管理大会银奖,被作为企业项目化管理标杆向全球推广。2012年7月青岛的中国项目管理大会,企业项目化管理也成为热点话题。同年,中国项目管理研究会下专门成立了项目化管理专业委员会。自此,企业项目化管理这一概念在国内受到了前所未有重视。

竞争和创新的压力正迫使各类企业期望通过项目管理手段来应对挑战和提升绩效,必将导致企业项目化管理成为一种新的“组织趋同”现象。尤其在我国,近年来企业对推行项目化管理热情渐高,也专门成立了企业项目化管理专业委员会,一些亲身实践者还推出了自己的体会和心得,当然也有一些问题、困惑和挑战需要应对。但在这一领域,理论研究大大滞后于实践。围绕我国企业项目化实践中的难点和焦点问题,尚需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尝试给出解决方案,及时回应企业项目化管理的现实需求。同时,围绕企业项目化概念和一组基本问题,项目化过程中遇到的组织合法性、结构惰性和角色问题,以及企业项目化的深刻影响等大主题所展开研究,也必将能够深化和丰富现有的项目管理理论体系。

 

附件:IPMA-NEWSLETTER.pdf

#戚安邦教授在这方面的研究获得了IPMA的2009年研究大奖。

u简介:戚安邦,南开大学商学院企业管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项目论证与评估、技术经济分析、技术创新管理。杨坤,南开大学商学院企业管理系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服务管理、项目管理、运营管理

u对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声音栏目中观点等感兴趣的研究者或媒体,欢迎发邮件至nksxydean@nankai.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