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创业促就业——访南开大学商学院院长、创业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玉利
浏览次数: 5831 更新时间: 2013年10月18日

中国经济时报

■本报记者 段树军■刘菲菲

                                                                                                   

  在今年“最难就业季”背景下,国家工商总局日前出台措施,要求各地工商部门,放宽经营场所等限制,减免相关费用,降低高校毕业生创业兴业的难度和成本,鼓励大学生创业。就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南开大学商学院院长、创业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玉利。

  

  中国经济时报:为鼓励与扶持高校毕业生创业兴业,国家工商总局出台了相应扶持政策。比如,提供开业指导、注册登记、跟踪服务等“一条龙”服务;对高校毕业生申请从事《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没有列入的经营项目,可灵活核定能体现其行业和经营特点的经营范围;鼓励高校毕业生依法以知识产权等非货币形式评估作价出资入股;对高校毕业生创业无法提交住所(经营场所)产权证明的,提供便利的工商注册登记等等。你怎么看大学生创业?

  

  张玉利:按常规,可以把人群分类:有的人天生就有创业天分,像马云、比尔·盖茨。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去创业。但这两种人比例很小。80%以上的人在一定环境下去创业,或在一定环境下不去创业。创业的人要有几个核心素质。比如,我们不一定说他爱冒险,但他可能要有风险偏好,这样的人能够创新。从这个角度讲,很多人都有一定的冒险精神,关键是在什么环境下。

  

  从现在外部环境看,我觉得是一个创业的时机。直接原因是,从大学毕业生人数看,今年是接近700万人,就业压力大。另外一方面,中国目前正在经历另一个变革时期,最大的一次变革期就是改革开放。当初创业,大家拼的是胆量,是靠地区间的差异,比如说倒买倒卖是有机会的。现在为什么说是一个大的变革时期呢?

  

  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转型,是从制造大国向创新强国转变,现在创业要靠知识和头脑。以前,大家一说创业就是要有技术、产品推向市场。现在,商业模式创新,比如创意产业,非技术人员也可以。非技术型的创新、创业活动,会伴随着经济方式转变有更多机会。所以,希望大学生能够把握机会,投身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大潮中。

  

  中国经济时报:大学生就业难和招工难同时存在,高校人才培养与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不匹配导致产业结构与人才结构错位一直被呼吁要引起重视。你如何看高等教育改革?

  

  张玉利:这其实也是结构性问题。大学教育从精英化教育到大众化教育转型,带来的是生源扩张,但整个社会需求是下降的(因为增长速度下降)。如果大学教育进入大众教育阶段,但大家还习惯按照精英教育思路就业。大学并不是精英教育思路。

  

  应该说,这是大学教育存在问题。但在目前,大众教育需要考虑教育公平,这种情况下,大学的改革进程也不可能太快。

  

  中国经济时报:如果鼓励大学生创业,起码应该让他们对创业方面的相关知识有一个系统了解,现在大学有这方面的课程吗?

  

  张玉利:去年8月,教育部印发实施了《普通本科学校创业教育教学基本要求(试行)》,首次明确了我国高等学校创业教育的教学目标、原则、内容、方法和组织。我参与了起草和论证,在与李家华教授、雷家骕教授等专家一起论证的过程中,我们就创业教育培养什么技能达成共识:借助创业教育,培养学员善于思考、勇于探索的创新精神;敢于承担风险、挑战自我的进取意识;面对困难和挫折不轻言放弃的执著态度;识别机会、快速行动和善于解决问题的实践能力;善于合作、诚实守信、懂得感恩的道德素养以及创造价值、回报社会的责任感和服务国家服务人民的理想抱负。

  

  应该说,在高校开展创业教育,是服务国家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举措,是深化高等教育改革、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促进大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是落实以创业带动就业、促进高校毕业生充分就业的重要措施。

  

  中国经济时报:你对想要创业的毕业生有哪些建议?

  

  张玉利:除了鼓励支持他们外,我还要强调一下大家对创业的理解。狭义理解就是创办一个企业,广义的理解是运用创业的精神去开展你的工作。不能一说创业就把创业和就业、给别人打工对立起来。我推崇这样一种理念,不论在哪里工作,都要用创业精神和技能开展工作。实际上,具有了创新精神,就等于栽种了创业的种子。

  

  中国经济时报:对政府如何营造创业环境,你有什么建议?

  

  张玉利:首先要激发大家的创业热情。在香港,在街上走20分钟,你就能看到一家帮扶小企业的机构。我们也要大力发展这种帮扶机构,如果纯民间性质的话,它要考虑利益。我想政府可以投一点资金,有政府性质,但这类机构一定是要做公益的事情,可以考虑政府支持大学来办这类机构。现在,民营企业做孵化器的也多了,政府要考虑的是如何把市场作用和政府指导结合起来。

  

  此外,我觉得政府不能用指导大企业的思维方式去指导小企业的创业和发展,这是一个根本。政府要研究和关注创业者的感受,你只有知道他想干什么,才能帮助他,并出台具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