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精神随想
浏览次数: 7754 更新时间: 2014年04月14日

作为《Entrepreneur》杂志评选出来的美国2013年度创业人物第一名,Patrick ONeill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自信、好奇心、坚持”是帮助自己成为成功创业者的三个最重要的性格特点,当被问及自己是否具有冒险精神的时候,他的回答很简单:“是的,生来就热爱冒险” 。一直以来,实业界中的企业家、创业者对企业、创业、创业精神等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和阐释,学术界对于此的讨论和研究亦从未停止过,到底何为企业?创业精神的内涵又是什么?如何思考创业教育?在博览经典著作和聆听企业家论道之时,亦听听企业管理系王迎军教授对于以上内容的随感。

  • 企业(entreprise)一词原是法文……有从事某种有风险工作的含义……entreprise又多了“承担风险,接受挑战,敢于朝向某个目标”的意思。

  • 创新精神又可分解为学习和探究欲这两种特质,创业精神中还包括冒险、使命感和毅力,可以看作是与航海精神等价的概念。

  • 无论创新精神还是创业精神的培养,都是大学教育面对的难题。

记得参编《企业学导论》教材时,曾对企业一词的来源发生兴趣。查阅几本书后,得知中文企业一词来自日文,这不让人意外,我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许多词汇都借用了日文。又翻了两本书,发现企业(entreprise)一词原是法文。不知在哪里看到,entreprise有从事某种有风险工作的含义,如海上运输。我把这个意思写进了《企业学导论》,如今却再也找不到出处。回想起来,类似错误已经犯过多次。

最近,读德鲁克《创业精神与创新》一书时,又一次想到“企业”的词源问题。德鲁克告诉我们,法国经济学家萨伊最先使用了“创业家”的说法,但没有说明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创业家(entrepreneur)一词如今多译为企业家,与创业精神(entrepreneurship)和企业(entreprise)都源自法文动词“entreprendre”。这个动词有entre 和 prendre两部分,本意“抓在手中”,引申为“着手”、“开始进行”。最近问了一下法国同学,才知法文词汇entreprendre早在13或14世纪就已经存在,1430年间,entreprise从动词entreprendre中演化出来。已到1480年间,entreprise又多了“承担风险,接受挑战,敢于朝向某个目标”的意思。同学特意提醒我,没有发现这词与大海有关的线索。

我总希望在企业或企业家精神中找到海的元素。设想人们在茫茫大海中,远离了我们赖以栖身的土地,即使在风平浪静的日子里,也难免心存恐惧。古代的航海家如同今天的航天员,一定具有非凡的勇气。我翻了翻历史书,发现1480年代正是大航海时代的开端。不过,法国人当时不那么热心于海上探险,他们正忙于自己国家的统一,而地处大西洋岸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则已经展开了征服海洋的竞赛。

谈到大航海时代,人们首先会想到迪亚士、达伽马、哥伦布等英雄人物,这些人物具有的共同特点,就是敢于冒险,敢于拼搏,奋进不已。实际上,entreprise一词后来有了许多含义,其中就包括勇往直前、奋进、进取的意思。到17世纪,一些舰船已经开始用entreprise命名,如果那时把船名翻译成中文,想必不会译成企业号。但大航海时代另一位不能被遗忘的人物是葡萄牙的亨利亲王(1394-1460)。他年轻时曾随舰队出征,热心航海事业,但从未远航探险。他把大批航海家、数学家、地理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召集在自己门下,不仅一次又一次赞助海上探险活动,“由于他,人们研究了大西洋的风向和海流;发明了专门用于发现的工具—三桅帆船,‥‥使地图绘制现代化,‥‥王子在葡萄牙点燃了发现的精神,把他自己的激情传达给了整个民族”( 见《葡萄牙的发现》,P632)。葡萄牙在15世纪的一系列航海大发现,可以说都与这位王子有关,因此葡萄牙历史学家称他“在地理史和人类史上开创了一个决定性的新时代”。

亨利王子痴迷于航海大发现的原因,据他的传记作者说,一是完全受好奇心驱使,想发现博哈多尔角(非洲大陆西部突出部分,当时欧洲人航海只到达这里)以外的世界,二是发现穆斯林在非洲确切统治的范围,以图找到能够联合抗击穆斯林的其他力量。用今天的说法,亨利王子主要受到两种精神力量的驱使,即好奇心和使命感。

大航海时代的成就不能归功于一个人,亨利王子是筹划和指挥者之一,他麾下的航海家则是各种宏大构想的践行者。当然,也有像哥伦布和麦哲伦这样的独立策划并实施方案的伟大人物。如果把这些人的精神特质汇集在一起(不妨称作“航海精神”),这些特质包括:强烈的使命感、好奇心驱使的探究欲、勇于冒险、善于学习和坚忍不拔的毅力。由此看来,航海精神与创业精神非常相像。

在《创业精神与创新》一书中,德鲁克把创业家和一般的创业者做了区分。他认为如果一个人只是开办一个简单的企业,就算不上创业家,作为创业家,首先要有创新精神。他特别强调,这种创新不一定要冒很高的风险,字里行间中流露出冒险精神不那么重要的意思。当然,西方学者中也有非常强调冒险精神的。我认为,把创新精神作为创业精神的一项构成更为恰当。创新精神又可分解为学习和探究欲这两种特质,创业精神中还包括冒险、使命感和毅力,可以看作是与航海精神等价的概念。因此,创业精神有更丰富的表现形式,前面提到的五种航海精神特质中,只要具有其二三,就可以称为有创业精神。

按照这种看法,亨利王子算得上一位伟大的航海家(创业家)。虽然他从未亲自驾船远航,却被许多历史学家(不只是葡萄牙历史学家)誉为航海王子。第一个绕过博哈多尔角的埃亚内斯当然也是航海家,他是王子的随从,完全按照王子的意志做事。迪亚士发现了好望角,但他首先要沿着埃亚内斯发现的航路前行。在大航海的故事里,有两种类型的航海家,一种人沿着前人发现的航路继续进行探索,一种人则要探索全新的航路,如哥伦布和亨利王子。王子要探索的空间非常广阔,他的船队向西到达了亚速尔群岛,至今这片群岛还归葡萄牙统治。

把这种看法联系到创业活动,是否可以把创业分为赶超型创业和颠覆性创业呢?至少,捷蓝航空的创业是一种以其他企业商业模式为参照的创业活动,不用说,这种创业的风险要小一些;乔布斯和沃兹尼克创办苹果公司的创业活动有着更为浓厚的颠覆色彩,因为在个人计算机领域中,毕竟还没有人在他们之前真正成功过。再联想到创新活动,是否也可以把突破性创新分为赶超型创新和颠覆性创新呢?我的看法或许牵强,但粗略地看看现实世界,这两种创新似乎都存在,而且其路径有所不同。我的直觉是,这是一个有意义的研究课题。

回到最近企业管理系里正在热议的创业教育问题,我感到无论创新精神还是创业精神的培养,都是大学教育面对的难题。我们的传统观念讲究执中守正,不偏不倚,反对偏激,历史上又错过了大航海一课,尤其缺少好奇心和冒险精神,老师能把这些精神特质成功地传授给学生们吗?作为“正”解,中国人喜欢“完人”观。有位学者就曾说过创新型人才应该具有科技竞争思维、人文艺术思维、科技辩证思维、发明创造思维的能力,并需要具有坚实的相关交叉学科的知识。如果再加上伦理道德、好奇心和冒险精神,这种人才可能只存在于文学作品之中吧。

最后说一句,法国人不仅创造了entreprise一词,也有自己的航海精神。法国人后来加入了大航海的行列,才使得其海外领地一直延伸到广阔的太平洋中部,包括新喀里多尼亚和我最向往而又未曾到过的旅游目的地——大溪地。大溪地不是法国人发现的,却归法国人所有。至于法国人用什么手段得到了这群美丽的岛屿,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大溪地需要法国大使馆的签证。

 

u简介:王迎军,南开大学商学院企业管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研究方向为战略管理

u对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声音栏目中观点等感兴趣的研究者或媒体,欢迎发邮件至nksxydean@nankai.edu.cn